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被老民工强奸

[复制链接]
匿名  发表于 2019-8-10 23:34:00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9-8-12 06:43 编辑

      这段日子,张玲备受煎熬,一直处于歇斯底里的状态,从最初的愤怒,到如今的绝望。她连请了好几天假,整日足不出户,失魂落魄地瘫坐在沙发上,双眼呆滞,神情木然。

  张玲年近四十,是个出纳员。长相虽算不上出众,但风韵犹存。体态不比婚前那么纤瘦,多少有些丰腴。

  她原本有个和睦的家庭,夫妻感情虽不及谈恋爱时的干柴烈火,可也算得上是温馨美满。唯一美中不足之处便是张玲一直没怀上孩子,加之公公婆婆的催逼下,使张玲倍感压力。丈夫一直想让张玲去医院检查一下,张玲生怕真检查什么问题来,便百般推托,说什么都不肯去医院。这一拖便是五年,也因此逐渐成了他们夫妻之间的嫌隙。

  张玲的丈夫是个程序员,为人老实木衲,身边交际圈很狭小,也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。自从去年他们公司来了个女大学生,张玲的丈夫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从不梳妆打扮的他开始捯饬起自己来,每天去上班都春风得意。

  起初张玲也有所怀疑,为此两人还大吵过几次。她丈夫常把“夫妻之间连一点信任感都没”之类的话挂嘴边,搞得张玲一度以为是自己疑心过重,对丈夫缺乏信任。

  俗话说“纸包不住火”。直到前些日子,张玲无意中偷看了丈夫的微信,方才得知丈夫已有了外遇,而那外遇正是丈夫他们公司的那名女大学生。更为严重的是对方已怀了丈夫的骨肉,再三要求丈夫离婚。

  所谓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。刚开始张玲的丈夫劝对方把孩子生下来,自己给予五十万元的补偿。女大学生不依,执意逼丈夫离婚,否则就将孩子打掉。丈夫无奈,只好拖着。

  当张玲得知此事后,问丈夫如何善后。性格懦弱的丈夫一时无法解决问题,只好选择逃避,手机关机,一周没回家。张玲去单位找过,去婆家找过,所得到的回复均是丈夫外地出差去了。期间她托人打听到了丈夫的去向,原来丈夫为了安抚小三,带她外出旅游去了。

  自从张玲结婚以来,可谓与外界断了联系,同以前几个要好闺蜜也不怎么往来了,除了几个同事,交际圈几乎为零。她很想找人倾诉,到头来却发现身边无人可依。她不想让父母担心,因此一直隐瞒此事。

  近些日子以来,张玲自我封闭,整日胡思乱想。她打算要以出轨的方式来报复丈夫,让丈夫尝尝背叛的滋味。她想过去勾搭丈夫的哥儿们,也想过去夜店找帅哥一夜情。但她想归想,最终还是理性对待此事,推翻了这些可怕的想法。

  直到那日,宅家一个礼拜的张玲终于理清头绪,等丈夫回来后,两人先好好沟通一下,然后再做进一步打算。至于是和是离,一切听天由命。

  傍晚,张玲看着窗外的晚霞,突然心血来潮,想出去走走。她将凌乱的长发用皮筋盘了一圈,随意穿了一件黑短袖,一条白裙子,脚上也懒得穿鞋,直接一双拖鞋。平日里她出门还化化妆,当下她无心倒弄这些,直接素颜出门。

  她虽已想通,但仍旧无法释怀。她步履蹒跚,如同行尸走肉般缓缓前行,心无目的地,走到哪儿算哪儿。在他人眼中,张玲此刻就像一个疯婆子,除了打扮看得过去,行为却异于常人。

  张玲无知不觉来到了一片城区老房,这里原是本地人最初的家园。后来随着城市变迁,本地人都搬去了高楼新房,只留下个别孤寡老人留守,多数老房都出租给了外地打工者,就此成为城区中残败的平民窟。

  这里也是张玲娘家的老房,一直出租出去,直到前不久租客搬走了,房子也因此空在那里。张玲最开心的童年便是在此度过的,可以说是故地重游。她穿梭在每一条里弄中,望着每一栋瓦房,不禁触景生情,感叹还是童年时无忧无虑,但已然回不去了。想到此处,她悲从中来,默默低下了头。

  自从这里被打工者入住之后,就变得鱼龙混杂,乌烟瘴气。一到傍晚,男人们便光着膀子,成群坐在门口不是斗酒,就是打牌。而女人们则站在门口或巷口接客,做一些见不得人的皮肉生意。

  每当张玲走过那些人的面前,男的总是目不转睛,虎视眈眈,对每一个路过的女人都是垂涎三尺,意淫一番。更有甚者,直接吹口哨挑逗,口出荤语调戏。而那些站街女则会投去嫉妒的目光,任凭她们怎样打扮,气质方面永远比不上一位良家女子。

  张玲以前在朋友的陪同下来到此处,没有什么恶感。现如今她独自徘徊此地,感觉如临深渊,心中多少有些发毛。她加快脚步,想回老屋打扫一番。

  进了老屋,她才感到无比的安全,身心瞬间便放松下来,同时她也没了打扫卫生的念头。此刻只想小憩一番,然后回家。曾经属于她爸妈的房间现在已成了堆放杂物的仓库,只有阁楼上那间小屋现在还可住人。

  张玲扶着楼梯,登上阁楼,想瞧瞧当年她那间闺房现如今成了什么样子。只见阁楼上所有家具已被搬空,除了一个老式柜子和一把木凳以外,连一张像样的床都没有了,灰尘遍布,木质地板嘎吱作响。她望着天窗,回忆起了小时候经常透过天窗看星星,那也是整个楼阁唯一的通风口。

  由于长期不通风,导致整间屋子充满了异味,熏得张玲有些难受,她只好先下楼透口气。

  张玲打开门,双手环胸,倚靠在门框上发呆。

  就在此时,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民工骑着电瓶车刚巧路过。他见张玲独自守着门户,以为是站街女,于是便停车向里张望。

  “敲大背多少?”老民工操着一口外地口音。

  张玲顿时愣了一下,随后斜睨了对方一眼。只见那老民工肤色黝黑,油光满面,浑身邋遢,上身穿了件破短袖,下身套了条大裤衩,脚上穿着一双拖鞋,一看就是常干体力活的。

  张玲本想赶走对方,只因孤独至极,欲寻求刺激,正好找个目标戏耍一番。于是便将错就错,扮演起站街女的角色。她心想,这老家伙呆得很,很容易被唬住,如若待会儿遇事不妙,便将其打骂赶走。

  “五十。”张玲没好脸色道。

  老民工深吸了一口气,随手将电瓶车停在门口,径直入内。还没等人走近,张玲便闻到了对方身上的汗味,令她直犯恶心。

  “在哪儿搞?”老民工蠢蠢欲动,翘首以盼。

  张玲将老民工领上阁楼。那老民工见时机已到,从后搂住张玲的腰腹。张玲心头一紧,刚要挣扎,老民工便一把抓住张玲隔着衣服的双乳,肆无忌惮地揉搓起来。

  “不行了,半月没搞了,憋得难受。”老民工面部紧绷,像是便秘欲泄一样。

  张玲的身子像触电一般,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猛地挣脱老民工的搂抱,抬手就给对方一个耳光。

  老民工恼羞成怒,将张玲强行推倒,打算就地解决。
游客,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xiaohuangwen.cc    

GMT+8, 2019-8-18 11:16 , Processed in 1.124993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